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新华日报】磨刀背者—— 张继馨


【信息时间: 2018-1-12   阅读次数:   发布单位: 宣传部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红蓼风前云翅开

山雨欲来风满楼

梅花香里传春讯

    对于德高望重的张继馨来说,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两件事值得大书特书。

    其一:5月27日,“吴门馨风·张继馨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全面展示了他坚持艺术创作从生活感受中来、从传统艺术中来、在传统艺术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的执着与追求。中国美术馆罕见地一次性收藏了其中8件,这无疑也标志着国家级美术机构对一个画家创作成就的充分肯定。

    其二:11月30日,“回眸600年——明四家与当代吴门绘画”特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展出,全面回顾、展示了吴门绘画600年来的传承与创新,张继馨先生的作品赫然再现。他不仅是此次特展的最年长者,也是画幅尺度最大的作者。以他92岁之高龄,依然活跃在艺术创作的舞台上,一年两度进入中国美术的最高殿堂参加展览,恐怕在国内国外艺术界,都是殊为难得,屈指可数。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先生称赞张继馨是吴门画派新风江南水乡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也是我国著作丰富的当代写意花鸟画的画家。著名美术评论家孙克先生说张继馨先生是江南花鸟画的代表人物,也是中国花鸟画的大家。中书画家杂志社总编辑王镛先生认为张继馨先生是当之无愧的吴门画派的杰出代表画家,长期以来自觉探索具有江南水乡特色的写意花鸟画的新图式及其语言形式和审美形式,是非常伟大的目标。

    张继馨,又名馨子,1926年出生于江苏常州,年少时在极为艰苦的生活环境中自学绘画。19岁时,拜“吴门画派”嫡系传人张辛稼先生为师,得与苏州书画界名家诸多前辈交游,耳濡目染,获益良多。50-60年代他经常往返苏沪两地,虽然有路途奔波劳累之辛苦,但因此与上海国画院如吴湖帆等诸多名家来往密切,切磋画艺,受益匪浅。60-70年代他担任吴门画苑的设计工作,虽然身居陋室,青灯孤影,却认真执着于生活中最重要的二件事:在室内临摹古代书画孜孜不倦,跑外出则大千世界写生乐此不疲。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功夫是永远也不会负了苦心人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扎扎实实的勤学苦练,花草鸟虫的潜心观察,让张继馨在设计工笔画稿时得心应手,驾轻就熟,轻而易举。他随意勾勒几无废品的概率,让专业从事工笔创作的同行惊讶不已,啧啧称赞。70年代后期,他被调入苏州工艺美术职业大学担任副校长之职,主管学校教学,得以专心致志潜心钻研写意花鸟画的创作。教学之余,他论画、画论、史论的著述也非常丰富,既有循循善诱的教材如《虫鱼写生技法集》《禽鸟画谱》《写意花卉入门 蔬果画谱》等等,也有娓娓而道浸润着关于创作心得的《馨子砚语》《颠倒葫芦》,总数几近60余种,都差不多是个作家了,出版发行后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影响。可以说,全国很多绘画爱好者都是由学习、临摹张继馨先生的教材而步入艺术殿堂的。

    半个多世纪以来,张继馨在传承吴门写意花鸟画传统基础上,强调感受现实生活环境中生命存在的艺术形式美感,积极探索江南山水风物与写意花鸟形式的融合,突破了传统概念和程式,丰富了现代美学境界和精神意蕴,为探索中国写意花鸟画从传统走向现代提供了一个典范案例。如今,92岁高龄的张继馨,已然成为中国写意花鸟画的典范与标杆。

    作为当代苏州花鸟画卓越不凡的掌门人,张继馨的江南水乡写意花鸟画图式创新,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画面上透露出浓厚的江南生活气息:苏州郊野琳琅满目的果树;太湖极为丰富的鱼腥虾蟹;水乡引以为豪的“水八仙”及其丰茂水草;他甚至在夏天捕捉知了,放入蚊帐,观察其自由翔息;在农贸市场买了青蛙和各种秋虫,放在院内,晨昏日间聆听蛙声和嘁嘁蛩音;由于画鹰不得其神,他还干脆买了只雄鹰来饲养,天天相对而视……这是江南水乡生活的真挚情感,更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还有一个,张继馨把山水画的格局引入到了花鸟题材创作,从而让单纯的情趣有了环境和背景;他同时于书法也探索良多,读帖不倦,弃貌取神,形成了笔墨贯气情韵见长的艺术风格,因此自觉地站在书法书写性入画的立场,反复推敲,以求形态、色彩、线条、墨色之最佳表现,力求方折、挺拔、肆意、生辣和雄劲,在饱含力量的线条中体现雄大壮美的人格化激情张力,这也让他的画作同时兼容性更强,为大江南北的观众所认同;他还强化“水”在花鸟画中的意象和深度,深化了意蕴。他认为这样的叙述散发着平平淡淡的人们普通日常生活环境的和诗意般情趣,耐地住咀嚼,更加有味。

    这无疑是把写意花鸟画从传统的狭隘的审美趣味中解脱出来,展现出另一片生气勃勃、恢弘博大、丰富多彩的审美视野。

    所以,行路难。一个艺术家,要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能够取得丰硕的成就,并且能够持之以恒不断发展和进步,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和简单的。

    我们不妨从几方张继馨先生自己喜欢的印章来说。

    数十年来,他一直以“磨刀背者”的印章,自我激励。平常很多人都只看到他挥毫如疾画画很快的风光无限,却很少知道他在背后苦心孤诣的艰辛付出。张继馨自己说过:“如明代文徵明手植藤、天平的红枫、东山的银杏、狮子林的白皮松,都反复画数十张,我都不甚满意还须要继续观察……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探索研究,再在实践中去完善的。”他以“磨刀背者”自喻:精诚所至的笔墨艺术形态探索与表达。

    张继馨还常常用“闲情自恼”“老来求变”“壮心不已”这几方印章来自砺。通常人过 70 基本就尽享闲情了。但张继馨认为艺术创作不能固步自封,他从来不沾沾自喜自我陶醉,而是不断把对原有程式的突破看作是未来创作的起点和方向。故而,他以“闲情自恼”来自嘲,这是他心态的健康如少年;而以“老来求变”来提醒自己在时间上的紧迫感和艺术创新的必要性,折射了他的“壮心不已”,真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这也让我们为老画家勇往直前的艺术探索精神,感到深深的由衷的钦佩。

    本栏目由苏州市美术家协会协办


来源:新华日报